欢迎光临龙海新闻网!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主页 | 新闻 | 经济 | 生活 | 教育 | 旅游 | 娱乐 | 健康 | 社会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保姆纵火案今开庭 林爸爸灾难后223天怎么过的

来源:龙海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02-01 12:49
保姆纵火案今开庭 林爸爸灾难后223天怎么过的

  原标题:[紫牛新闻]杭州保姆纵火案明开庭,灾难后林爸爸的223天

  来源:紫牛新闻

  因为“辩护人退庭风波”而延期1个月零10天后,备受关注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将于明天上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届时,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将前往旁听。今天,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将目前事件的进展做一个阶段性的总结,以便您更好地理解下一步的庭审。

  第一次庭审辩护人要求法庭停止审理

  2017年6月22日凌晨5点多,位于杭州市上城区钱塘江北岸的高档小区“绿城蓝色钱江”(以下简称“蓝色钱江“)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火灾。事故导致该户女主人朱小贞、10岁的大儿子林柽一、7岁的女儿林臻娅、4岁的小儿子林青潼不幸身亡。经法医鉴定,四人的死因均为一氧化碳中毒。

  经警方调查,该户保姆莫焕晶涉嫌在室内放火,其放火的目的是因为在手机上赌博输了钱,想先制造小型火灾再行灭火,以此为借口向主家邀功,再向主家借钱以翻回赌本,不想火势失控,导致朱小贞及其儿子女儿四人被困室内,引发惨剧。

  警方还查明,莫焕晶在放火前几日,还有盗窃主家高档手表、金银首饰等财物典当的行为,其典当所获钱款均用于网络赌博。

  2017年12月21日上午9点,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罪、盗窃罪一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庭审开始后,莫焕晶的辩护人、广东增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党琳山要求法庭停止审理,理由是他认为检方怠于取证,此案不适合在杭州审理,他已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指定管辖并曾明确告知过杭州中院,在最高法给出答复之前,杭州中院不应强行开庭审理。

  停止审理要求遭拒后辩护人退出法庭

  经过和法庭27分钟的僵持,党琳山未经法庭允许,突然收拾个人物品退出法庭,并要求瑟瑟发抖的莫焕晶在他退出后不要回答任何人的任何问题。杭州中院随后在官方微信微博发布一份通报,称党琳山未经法庭许可擅自退出的行为,属于拒绝辩护,将为莫焕晶另行指定辩护人,此案延期审理。

  对于党琳山的退庭,受害方因为不了解法律程序,一度将不满发泄到了法院头上,“我们等了半年了,突然庭就不开了,我们不服”。

  党琳山在退庭后对媒体表示,此案不能仅仅是审了莫焕晶就完了,绿城物业和消防部门对于四条人命是否有责任,也应一并查清,并从中总结经验教训,推动消防的进步,这才是审理该案的意义所在,也是他所要追求的真相。

  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党琳山称,他并没有放弃辩护权,只是抗议违法审判,他也并没有要求最高法一定把这个案子挪到浙江以外的地方审。“如果最高法决定还是在杭州审,那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对于党琳山的做法,法律界褒贬不一,有人将他的行为称为“自杀式辩护”,认为他是为了法治理想而不惜飞蛾扑火的英雄。有人则认为其所提出的异地管辖根本找不到任何法律依据,退庭更是无稽的行为。

  管辖权异议一度演化为辩护权之争

  退庭事件在全国造成巨大影响,广东省司法厅因此迅速组成调查组赴杭州调查,并决定对党琳山行政处罚立案。而党琳山在个人微博上晒出莫焕晶亲笔书写的声明,表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解除对他的委托,根据刑诉法相关规定,只要莫焕晶本人不要求换人,那么他仍然没有丧失辩护权。

[广东省律协声明]

  然而,在党琳山赴看守所会见莫焕晶时,却被看守所以其已经不是莫焕晶的辩护人为由加以拒绝。在此情况下,党琳山请来在法律界有相当知名度的北大法学教授兼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兵出马担任莫焕晶辩护人,并于2018年1月5日向法院递交了委托手续。至此,该案在辩护权问题上又横生枝节。

  2018年1月8日,杭州中院在官方微信微博发出第二份通报称,2017年12月27日,被告人莫焕晶向法院书面提出不再另行委托辩护人,由法援律师为其辩护。鉴于此,法院将再次听取莫焕晶本人意见后依法处理。

  1月12日,杭州中院发出第三份通报称,经再次征询莫焕晶本人意见,莫焕晶已经在1月9日向法院表示愿意接受两名法律援助律师继续担任辩护人,法院已将该情况告知何兵。

[杭州中院第三份声明]

  至此,辩护权的问题已没有悬念。但党琳山又在个人微博贴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莫焕晶弟弟莫镇康要求担任莫焕晶辩护人的申请书,称此举是刑诉法赋予当事人近亲属的权利。

  2018年1月26日下午2点至5点,杭州中院就莫焕晶一案举行了庭前会议,两名法律援助律师作为辩护人参加了会议,这意味着党琳山律师在争取辩护权上最后的希望也宣告破灭。到目前为止,广东司法行政机关对党琳山的处罚决定虽未出台,但党琳山丧失辩护权已成定局。

  受害方也要求查清物业和消防的责任

  尽管党琳山丧失辩护权已成定局,但并不意味着物业和消防的责任就没人追究了。事实上,受害方对于查清物业和消防责任的要求,和党琳山同样迫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发现,早在朱小贞及其儿子女儿离世后仅仅3天的2017年6月25日上午10点多,朱小贞的哥哥朱庆丰就在其个人微博“@朱舅舅555”上发表了一段文字,称自己亲自参与了救援,并质疑有关部门没有按照室内有人被困的情况制定灭火和救援方案,耽误了四人的生命。当天下午5点多,死者丈夫林生斌也在其个人微博“@老婆孩子在天堂”贴出了一组网友和业主讨论绿城蓝色钱江房屋防火材料存在问题的截图,借此表达了他对绿城消防问题的质疑。

  此后,不少媒体的报道中,对绿城消防管理和消防设施的维护、消防救援是否到位等问题,也都多多少少有过涉及。为回应公众疑问,杭州公安消防局于2017年7月17日在其官方微博上进行了权威发布,就消防救援是否不力、绿城消防设施及其管理等是否存在问题以问答体进行了详细说明。

  消防部门表示,他们自始至终都是按照室内有人被困的方案进行营救的,消防部门在整个救援过程中不存在问题,但绿城物业存在消防安全落实不到位、应急处置能力不足等诸多问题。但消防部门的表态并未能完全消除当事各方的疑虑。

  党琳山律师担任辩护人时就曾要求侦查机关向所有进入火场的消防员全面收集证言。此外,他还向法庭提出了申请38名证人出庭作证的要求,但被法庭驳回。

[杭州公安消防局权威发布]

  受害方律师称将在法庭上展示一些新证据

  在党琳山退庭事件的第二天,2017年12月22日,死者朱小贞的丈夫林生斌的律师林杰也在其个人微博上代表受害人表达了诉求:我们同样希望调查取证全面客观。

  2017年12月25日,林生斌本人又在个人微博上发布了自己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公开的内容包括蓝色钱江小区物业消防安全管理落实不到位的证据、消防设施设置和消防设施运行不正常的证据以及消防部门的接处警的录音计时记录、抢救朱小贞和三个孩子行动的文字记录或者现场录音摄录像和照片等等。

  1月28日晚,死者朱小贞的丈夫林生斌、哥哥朱庆丰都得到了来自杭州中院的消息:莫焕晶纵火案将于2月1日开庭。朱庆丰获知开庭消息后在微博上写道,“心情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我和我的家人都希望尽快判处恶魔死刑!”

  林杰律师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他现在有了一些和案件有关的新证据,但现在不方便透露,将在2月1日的庭审中予以出示。

  那么,两名法援律师会否和党琳山律师一样要求查清小区物业和消防部门的责任?这二者的责任问题到底在不在莫焕晶一案审理范围之内?控辩双方在法庭上将如何交锋?莫焕晶在法庭上又将有何表现?受害方将如何表达诉求?这些都有待在审判中呈现,我们现在还无从得知。敬请关注明天紫牛新闻的后续报道。

  2018年1月31日,林生斌的妻儿们走后223天,他写下了这封信。

  妻儿们走后的223天

  文/林生斌

  (随着开庭日的临近,这几天又开始有大批记者和网友来访林生斌。由于林生斌精力有限,但又无法拒绝大家善意的来访,特意写给公众一封信,授权新浪图片发表,原文如下)

  掰着手指,每天,我都在计算着日子,因为,太难熬了。小贞、柽一、阳阳、瞳瞳,你们已经走了223天。

  223天,对我而言,每天度日如年。

  今天,我首先想要感谢一直关注着杭州保姆纵火案进程的朋友们,自从2017年6月22日,出事以来,我的新浪微博粉丝达到了223万,很多时候我感到力不从心,但当我看到仍然有那么多人支持着我,关注着我妻儿的案子,我就感觉自己有了力量。

  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个东北的网友,折了622只千纸鹤和622颗满天星,托人带到我妻儿的墓碑前。

  6.22,是火灾发生的日子。6月22号,原本应该是我平凡人生中的普通一天,现在看来,它已经成为我此生最大的噩梦。

  这天清晨,我所雇佣的保姆莫焕晶在我家的客厅内点燃了一本书,火焰很快演变为熊熊大火,将我的妻儿四人困在次卧房间。莫焕晶通过保姆间的消防梯逃离了火场,我的妻子小贞,接连拨打了3个报警电话。

  报警录音里,小贞的声音非常惊恐,她叫着,快点来救!我能够感觉到她当时的那种无助,背景里还有孩子的哭声。听到录音的那天晚上我一夜失眠,小贞的声音不停地回荡在我的脑海,我觉得很心痛,我想象他们在火场里,是多么无助。

  我回到火场很多次,我站在客厅里,想象着孩子们围绕着沙发在捉迷藏,笑闹的声音很真实,但是眼前呢,是一片狼藉,到处是被熏黑的痕迹。和我在太平间见到我妻子时一样,他们的脸上有被烟熏过的痕迹。

  我每一次回到火场,都感觉到我的人生像是做了一场梦。我曾经拥有最幸福的家庭。

  我是在2005年来到杭州的。来到杭州的十年,我拼命地工作,为的是在这座城市立足,为我最爱的家人争取最好的生活。

  2013年,我和小贞带着我们的三个孩子,搬到了蓝色钱江小区1802单元。小区绿化环境很好,孩子们特别高兴,他们常常在楼下的草坪踢球、跑步、做游戏。业余的时候,我就会带着一家人在钱塘江边跑步。小贞特别知足,我还记得搬家时她笑着对我说,这就够了,她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我一直觉得上天很眷顾我,我已经拥有了我梦想中的一切,这大概是人们称之为幸福的东西。如果不是这场灾难发生,我或许永远不会发现,我们的幸福、我们的生活,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我们生活在极其脆弱的应急机制下,生活在充满漏洞的安全隐患中。

  我和我的家人、律师,回看从这场火灾开始的各个时间节点,我的妻子孩子应该有很多次机会能够被救出,但最终没有。

  出事以来的这半年多时间,对我和我的家人而言,确实是一段难以想象的艰难的日子。我和小贞的父母双亲,几乎在一夜之间白了头发。爷爷因为太思念孩子们,每晚睡觉都会胸口闷痛然后惊醒,外婆的眼睛都为这件事哭痛了。几位老人相继出现很多健康问题,有时候看到老人,真的觉得很不忍。

  至于我,每个夜晚,是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候。因为那种恐惧、那种孤独是整个包围着你,漫漫前路,看不到尽头。但是我对我的孩子们和妻子承诺过,爸爸会好好地活下去。

  我学着把我对老婆孩子的爱,延续下去。用什么样的方式延续下去呢?去做更多善事,去帮助更多人,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去找寻这场灾难的真相。

  四条人命,我们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这场大火,烧出了全城甚至全国的消防隐患,我们不应该让它就这样过去。

  我已再次向有关部门,申请了信息公开。我知道,这是一条非常漫长的维权路。

  出事以来,最初的几个月里,我夜不能寐,我承认,我几乎要被痛苦击倒。但我不能,我知道自己有未尽的责任,我将持续扣问,用尽一切法律手段,直到我得到真相。

    相信大家也知道,诉讼进程非常缓慢。但是我的意志非常坚定,这甚至是我现在内心深处最坚固和持久的支持系统。我所做的,是为我妻儿遇难不得不讨的公道,也是为大家,为我们生活在隐患中的每一位,我希望悲剧不再发生。

  紫牛新闻记者|罗双江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更多今日推荐
更多最新标签
更多拓展阅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网站标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 龙海新闻网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